<sub id="dhndt"><listing id="dhndt"><listing id="dhndt"></listing></listing></sub>

<address id="dhndt"><listing id="dhndt"><progress id="dhndt"></progress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<noframes id="dhndt"><address id="dhndt"></address>
    <span id="dhndt"></span><noframes id="dhndt">
    <address id="dhndt"><address id="dhndt"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<noframes id="dhndt"><address id="dhndt"><nobr id="dhndt"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dhndt"><form id="dhndt"><th id="dhndt"></th></form>

        不交智商税 | 你应该知道的波尔多分级制度

        2021-05-10 10:54骏德酒业

        法国葡萄酒闻名于世,而波尔多产区的葡萄酒更是令世人瞩目。相信很多消费者接触法国葡萄酒,大多是从波尔多产区开始的。但是,波尔多复杂的葡萄酒分级制度常常让大家无从下手。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531.jpg


        要了解波尔多葡萄酒分级,首先来看波尔多产区的分布地图。


        波尔多地区被三条河流分隔为三大区域,顺着河流流向大海的方向,面朝大海,以左右手来判断,波尔多被分为左岸(橙色区域)、右岸(蓝色区域)和两海之间(红色区域),如下图所示,波尔多各大知名的子产区均分布在左岸和右岸。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537.jpg


        目前,法国波尔多产区共有5种不同的分级制度,它们都是由多个子产区的独立分级组成的,5种分级制度在覆盖范围、分级方式及评判方式上都有所不同。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539.jpg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540.jpg


        1855分级制度实际上包括两部分:针对红葡萄酒的1855美度(梅多克)分级制度和针对甜白葡萄酒的1855年苏玳和巴萨克分级制度。


        01
        1855美度(梅多克)分级


        1855年,巴黎世博会召开的前夕,由法国国王拿破仑三世下令设立,主要根据各酒庄葡萄酒长期以来在市场上声誉和价格水平评定,由波尔多商会确立,这便是1855年分级制度诞生的缘由。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542.jpg


        1855美度(梅多克)分级将列级酒庄分为: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543.png


        著名的五大名庄就来自这个分级制度的一级庄,包括拉菲酒庄、拉图酒庄、玛歌酒庄、侯伯王酒庄、木桐酒庄。
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545.jpg

        图为拉菲古堡


        该分级制度变更过两次,一次是佳得美酒庄于1855年9月补录为五级庄,一次是1973年二级庄木桐酒庄升级为一级庄。


        该分级最初有58家酒庄,目前共为61家,包括60家位于梅多克产区的酒庄和1家位于格拉夫产区的一级庄——侯伯王酒庄。


        其中,一级庄为5家,二级庄为14家,三级庄为14家,四级庄为10家,五级庄为18家。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546.jpg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548.jpg


        2. 1855苏玳和巴萨克分级


        1855苏玳和巴萨克分级则将列级酒庄分成三个等级: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549.jpg


        该名单上最初共21座列级庄,由于酒庄拆分等原因,酒庄数目从最初的21座增加至27座,其中一级庄有11座,二级庄有15座,而超一级庄则仅有1座,它便是著名的滴金酒庄(Chateau d'Yquem)。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553.jpg

        滴金酒庄


        这些入选的酒庄均可在酒标上标注“Grand Cru Classe en 1855”的字样。
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555.jpg

        芝路庄园贵腐甜白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556.jpg


        格拉夫分级制度是针对于格拉夫产区葡萄酒的分级制度,制定于1953年,1959年正式确定,由法国国家原产地命名管理局(Institut National des Appellations d'Origine,简称INAO)评定。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558.jpg


        该分级制度是对格拉夫干红、干白葡萄酒进行的评级,而不是酒庄,评定标准不仅包括葡萄酒的价格,还包括葡萄酒的生产方式以及葡萄园的风土等。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559.jpg


        格拉夫列级庄最初共有16家,其中红、白葡萄酒都列级的有6家,仅红葡萄酒入选列级的有7家,仅白葡萄酒入选列级的有3家,所列级的葡萄酒均可标注“Cru Classe”。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601.jpg

        13家位于佩萨克·雷奥良产区的酒庄名单


        不过,随着时间流逝,一些酒庄的产权发生变动,出产的酒款也已经不是原来评级时的葡萄酒了。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602.jpg


        由于1855分级制度基本固定,许多新兴的优秀酒庄无法列级,建立新的分级制度的呼声越来越高。1932年,波尔多商会和吉伦特农业联盟共同起草了一个中级庄分级名单,中级庄制度应运而生。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603.jpg

        中级庄的酒标上会标注:CRU BOURGEOIS字样


        之后,中级庄的评选方式几经变动,目前实行的是2009年确定的评选方案:评级每年进行一次,只有评选年份的葡萄酒达到中级庄标准的酒庄才能上榜。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605.jpg


        中级庄评选只针对美度(梅多克)地区的八个法定产区,2014年共267家酒庄被列级,中级庄生产的葡萄酒约占美度(梅多克)产区葡萄酒产量的40%左右。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606.jpg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608.jpg


        圣达美利安(圣爱米利永)分级制度制定于1954年,每十年评选一次。该分级制度是根据酒庄酒款的盲品得分、酒庄声誉、葡萄园风土以及酒庄管理这四大评定标准来评级的,其中将列级的酒庄分为了三个级别: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609.jpg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610.jpg


        目前最新的分级名单是2012年评定的,一共82家酒庄被列级,包括顶级酒庄18家,其中4座一级A等酒庄、14座一级B等酒庄,以及64座特级酒庄。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612.jpg

        图为一级A等酒庄柏菲酒庄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613.jpg

        圣达美利安酒庄名单(左边第一列)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615.jpg


        艺术家酒庄在波尔多产区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分级制度,历史可以追溯到1776年,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停止了使用。1989年重新启用,1994年被欧盟认可,2002年又被法国政府认可。


        它覆盖范围为美度(梅多克)地区,参选的酒庄必须葡萄园面积小于5公顷,出产AOC级葡萄酒,在酒庄内装瓶,且庄主亲自参与至葡萄酒的酿造与酒庄经营之中。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616.jpg

        艺术家酒庄名单


        Crus Artisans是形容酒庄的庄主都很有匠人精神,在18世纪科技不发达、农业耕作和酿酒过程都比较原始的条件下,自己用劳力、家畜甚至发明和打造一些工具去对葡萄园精耕细作,确保生产出最能反映风土和家族特色的葡萄酒。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617.jpg


        艺术家酒庄每十年评选一次,最近的一次评选是2006年,共44家酒庄上榜。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619.jpg





        文章属骏德酒业(Jointekfinewines)版权所有

       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

        如需转载,请后台回复“转载”了解详情


        微信图片_20210510104628.jpg微信图片_20210510104630.jpg














        爱乐棋牌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